第16屆全國臨床腫瘤學大會暨2013年CSCO學術年會

--聚焦腫瘤免疫治療專場
導讀

一年一度的CSCO年會是全球腫瘤專家云集、分享癌癥診療前沿知識的學術盛會,更是展現中國臨床腫瘤學研究成果和發展動態的盛會。本次年會已于2013年9月25日至9月29日在廈門國際會展中心隆重召開!

近年來CSCO年會對腫瘤細胞免疫治療的關注度逐年提高,此次CSCO年會與國際腫瘤免疫治療學會(SITC)和旅美華人血液腫瘤專科醫師學會(CAHON)合作舉辦腫瘤免疫治療論壇,預示著國內腫瘤免疫治療水平將進入跨越式發展階段。海南中和藥業一直積極參與此項盛會,密切關注腫瘤免疫治療的臨床進展,組織了相關資訊,力爭為您呈現本屆CSCO年會上腫瘤免疫治療臨床領域的最新進展。

名家視點

Bernard

    腫瘤免疫治療是未來發展的一種趨勢,那么腫瘤免疫治療的醫生也是SITC培養的一種趨勢。

視頻鏈接

陳列平

      免疫治療往往被認為僅能治療早期腫瘤患者,對于晚期癌癥患者,免疫治療法也能起到很好的效果。

視頻鏈接

王潔-教授:聚焦2013年ASCO免疫治療新進展

  肺癌免疫相關單克隆抗體治療進展,包括CTLA-4抑制劑和PD-1/PD-L1抑制劑;肺癌疫苗研究進展;并期待臨床免疫治療的相關問題的探索。

視頻鏈接

Jon.Wigginton-教授:2013腫瘤免疫治療—檢查點的抑制和超越

        腫瘤免疫療法:免疫檢查點通路在調節T細胞應答中發揮了關鍵性作用。兩類抑制性通路包括通過CTLA-4PD-1的信號通路。CTLA-4通路在T細胞早期活化過程中發揮重要作用。PD-1通路也是T細胞活化的一種重要調節因子。PD-1受體可與其配體(PD-L1/B7-H1)進行結合,對T細胞進行抑制,并下調T細胞應答。腫瘤通過在細胞表面上表達PD-L1,從而特異性利用該通路。因而腫瘤可直接抑制具有抗腫瘤能力的細胞毒性T細胞活性,這就是適應性抗性??賞üタ寺】固遄瓚?/FONT>PD-1PD-L1對這種抗性進行阻斷,從而增強T細胞應答。

視頻鏈接

Allan.L.Goldstein-教授:胸腺肽α1在腫瘤及其他威脅生命疾病治療中的優勢

  胸腺肽粗提物生物學活性主要由胸腺肽a1構成,生物學多效性可以激活機體的免疫系統,增強腫瘤細胞浸潤性T細胞和細胞毒性T細胞的數量,從而提高機體的免疫活性,與傳統治療不同,如果二者聯用,可以增強傳統治療效果,可以應用感染性疾病、腫瘤、衰老和其他免疫性疾病。

視頻鏈接

劉德龍-教授:嵌合抗原受體(CAR)定向癌癥治療

  嵌合抗原受體的設計CAR是將識別腫瘤相關抗原(TAA) 的單鏈抗體(scFv)和T細胞的活化基序結合為一體,即將抗體對腫瘤抗原的高親和性和T淋巴細胞的殺傷機制相結合,通過基因轉導方法轉染T淋巴細胞,使其能特異性地識別和殺傷腫瘤細胞。

視頻鏈接

李子海:癌癥免疫治療:我們到了嗎?

    介紹抗腫瘤免疫療法的相關知識,已經證實的免疫療法,干細胞移植,抗體。目前研究的熱點有抗體、T細胞、CAR(嵌合抗原受體)。免疫療法相繼出現,應該把免疫療法聚焦在延緩致癌因素、腫瘤治愈上。

視頻鏈接
精彩專題
一、胸腺法新在腫瘤治療中的應用
胸腺法新在腫瘤治療中的應用[1]
胸腺法新在惡性黑色素瘤治療中的應用[2]

Palmieri等1987~1993年間對46例診斷為肝細胞肝癌(HCC)合并有肝硬化的患者在未手術的情況下使用與Tα1生物學作用相似的胸腺刺激素治療(70 mg/d,每周5次)直到病情惡化,結果總有效率為24%,總生存中位時間達14周多,治療中有效病例血清IFN-γ,IFN-α水平明顯升高。Palmieri等在34例患者有乙、丙型慢性肝炎和肝硬化患者用胸腺刺激素治療,隨訪1~8年,未發現有HCC發生,與對照組有顯著差異(P<0.05)。

轉移性惡性黑色素瘤(MM)對大多數的治療都不敏感,目前較有效的化學藥物氮烯咪胺(DTIC)治療的總有效率僅有17%~30%,且不能延長存活時間。

Pica等用環磷酰胺、小劑量IFN-α,β和大劑量的Tα1(每天6 000 μg/kg/d)治療負B16 MM的小鼠,發現有明顯抗癌作用,能明顯延長中位生存時間,降低腫瘤生長率,且23%的小鼠治愈。而在未用或僅用小劑量Tα1的小鼠中無1例治愈。大劑量Tα1治療組,小鼠的脾細胞對YAC-1和自體B16瘤細胞的細胞毒活性有顯著增加。該方案可以使腫瘤誘導減少的CD3和CD4陽性細胞恢復到非腫瘤水平,增加CD8,B220和IL-2Rβ陽性細胞的百分數,并能超過非腫瘤對照組。同時發現該療效是通過刺激宿主免疫應答來實現的,而且有量效關系,從而為臨床應用Tα1治療MM提供了依據。

胸腺法新在非小細胞肺癌(NSCLC)治療中的應用[3]

NSCLC多數患者發現時已晚期,無法通過手術治療,而放療和化療的療效也非常有限。NSCLC病人常伴有細胞免疫功能低下,放療和化療又進一步削弱了已降低的免疫功能,而重建患者的免疫功能對NSCLC治療有利,并使患者對治療的耐受性增加。

1995年Caraci等進行了順鉑(DDP)/鬼臼乙叉甙(VP-16)聯合應用Tα1和小劑量IFN-α治療晚期NSCLC的療效觀察。56例完成治療的患者中有24例有效,總有效率為43%,生存時間中位數為12.6月。在治療前和治療過程中進行免疫功能監測發現,T細胞計數的增加、周圍循環中NK細胞活性及波動與患者治療應答一致。有效病例中,NK細胞活性化療后明顯下降,而免疫治療后明顯上升,而在無療效病例中,這種變化規律不明顯。與聯合治療相比,單純DDP+VP16化療的有效率為21%,生存時間中位數為5.3~7.0月,且在聯合治療組未發現明顯的毒性反應。最近,Salvati等對22例晚期NSCLC病人進行了一項隨機、對照的Ⅱ期臨床試驗,觀察異環磷酰胺聯用Tα1和小劑量IFN-α的療效。結果,聯合治療組有效率(33%)明顯高于單用異環磷酰胺化療組(10%),且前者腫瘤發展至進展階段的中位時間為18周,單用異環磷酰胺化療組為9周(P=0.0059)。并認為其作用機理可能在于Tα1刺激了直接針對腫瘤細胞抗原的特殊淋巴單核細胞系。

二、胸腺五肽在腫瘤治療中的應用
胸腺五肽在腫瘤化療中的免疫調節作用[4]
胸腺五肽治療放射性皮膚損傷臨床觀察[5]

  吳德政等觀察國產胸腺五肽(TP-5)的療效和不良反應。在化療的腫瘤患者中采用配對設計進行雙盲隨機對照臨床研究。結果化療可引致明顯的淋巴細胞轉化率(LTT)和自然殺傷(NK)細胞活性降低,TP-5可明顯改善化療所致的LTT和NK下降。安慰劑組30例中有6例LTT下降31 %或更多,5例NK平均下降4.4 %;而在TP-5組30例中均未見到上述的LTT和NK降低。CD4+細胞在安慰劑組化療后平均降低7.6%,而TP-5組無明顯下降?;埔碌陌紫赴跎僭赥P-5組也有明顯改善,TP-5組及安慰劑組的抗腫瘤有效率分別為50.0%和43.3%,TP-5組30例患者連續應用1個月未觀察到有不良反應發生。我們的臨床驗證結果表明,LTT、NK及CD4+這3項指標綜合評價均表明TP-5可增強機體免疫功能,明顯改善化療引致的免疫功能下降,可以作為一種腫瘤輔助治療藥物應用,達到增強機體免疫功能的作用。按照WHO的標準,一個成功的化合物作為免疫增強劑,應具備下述特點: ①化學成份明確;②易于降解;③刺激作用適中;④無致癌及致突變作用;⑤無毒性、不良反應及后繼作用。綜上所述TP-5 基本符合標準,是一個較為理想的免疫增強劑,值得臨床推廣應用。

曾守群等觀察胸腺五肽對治療放射性皮膚損傷的作用。在108例腫瘤放療出現放射性皮膚損傷的患者,使用胸腺五肽外涂患處,13次,共計10mg,觀察l0天。結果所有患者在使用胸腺五肽后病情均出現好轉,用藥3天后起效,在用藥7天后癥狀基本消失,取得良好療效。胸腺五肽治療放射性皮膚損傷機制可能是提高患者免疫功能,增強皮膚抵抗力,使組織修復增快,可有效減輕患者痛苦.縮短放療時間,提高患者生活質量,值得臨床推廣。

胸腺五肽在晚期乳腺癌化療治療中的作用[6]
胸腺五肽在腎癌術后的免疫調節作用[7]

孫尚奎等觀察胸腺五肽在晚期乳腺癌化療治療中的療效。62例晚期乳腺癌患者隨機分為胸腺五肽+化療組(A)和常規化療組(B,分別觀察用藥前后的血象及治療前后T細胞亞群變化。結果 A組和B組在化療前血常規及T細胞亞群均無顯著差異(P0.05),A組治療后CD3+、CD4+、CD8+與治療前比較有顯著差異(P0.05,CD4+/CD8+與治療前比較有顯著差異(P0.05);治療后白細胞計數在兩組之間有顯著性差異(P0.05)。晚期乳腺癌患者機體內免疫功能下降明顯,單純化療后免疫功能又受到進一步抑制。糾正晚期乳腺癌患者免疫功能低下的狀況,是提高其生存率,防止腫瘤早期轉移、復發的關鍵。此次實驗結果顯示,胸腺五肽可提高晚期乳腺癌患者的細胞免疫功能,明顯改善晚期乳腺癌化療引起的免疫功能下降,繼而減少嚴重感染的發生率,減輕化療藥物的副作用,值得臨床廣泛應用。

        高江原觀察胸腺五肽(TP-5)在腎癌治療中的免疫調節作用。40例腎癌患者隨機分為觀察組和對照組各20觀察組給予干擾素加TP-5治療;對照組僅給予干擾素治療。檢測兩組患者T淋巴細胞亞群并觀察療效和不良反應。結果觀察組治療前后T淋巴細胞亞群有顯著改善(P<0.05)。干擾素結合TP-5治療腎癌可以顯著改善機體T細胞功能,達到免疫調節的作用。

參考文獻

參考文獻:

1.Palmieri GBiondi EMorabito Aet al. Role of thymostimulin treatment in patients with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on live cirrhosis[A]. Maurer HRGoldsrein ALHager ED. 2nd international thymus symposium. Thymic Peptides in preclinicas and Clinical Medicine[C]. Germany: Nonnweiler1996,127-130.
2.Favalli C. Combination therapy in malignant melanoma[A]. Third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n combination therapies[C]. HoustonTexas: Institute for Advanced Studies in Immunology Aging,1993.
3.Garaci EPica FRasi Get al. Combination therapy with BRMs in cancer and infectious diseases[J]. Mech Ageing Dev1997,96(1~3):103-116.
4.吳德政等. 胸腺五肽在腫瘤化療中的免疫調節作用.中國新藥雜志,1999,8(5):321-323.
5.曾守群等. 胸腺五肽治療放射性皮膚損傷臨床觀察. 中國中醫藥咨訊,2011,3(22):192.
6.孫尚奎,王耀東.胸腺五肽在晚期乳腺癌化療治療中的作用. 中國醫學工程2012,20(4):30-31.
7.高江原等.胸腺五肽在腎癌術后的免疫調節作用.重慶醫學,2011,40(20):2047-2049.

幫助

如需更多詳細資料,敬請致電: 海南中和藥業市場部0898-66802210

 
河内后二打法漏洞